儘管美國以及歐洲主要國家領導人警告“代價”和“後果”,俄羅斯聯邦委員會、即議會上院1日依舊通過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關於在烏克蘭動用軍事力量的提議。美國國務卿約翰·克裡指認這一舉動威脅地區和平與安全,將給美俄關係造成“深遠”損害。只是,一些西方媒體和分析師認為,美歐能就此反制俄方的選項有限。
  空威脅?
  就媒體關於一些美國駐歐洲部隊進入警戒狀態的報道,一名美國國防部官員告訴路透社記者,美軍戰備態勢沒有變化,美方眼下專註於外交途徑。
  烏克蘭尚未取得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完全成員資格,美國及其歐洲北約盟友沒有義務協防。由於俄羅斯是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國,有否決權,美歐要想推動安理會通過針對俄羅斯、有法律拘束力的決議也不可能。
  英國智庫查塔姆官邸俄羅斯軍事事務分析師基爾·吉爾斯說:“美國以及其他國家和北約把話說得很重,但只是空洞的威脅,實際上做不了許多事來影響局勢。”
  美國共和黨籍老牌國會參議員約翰·麥凱恩批評奧巴馬,說“美國在世界面前顯現軟弱的事實鼓勵了”普京。
  有顧慮
  普京的舉動肯定會加劇他與奧巴馬本已麻煩不斷的緊張關係,給試圖避免與俄羅斯重回“冷戰”的奧巴馬出了一道難題。只是,如果美國要還擊,就不得不顧忌在伊朗核問題、敘利亞和阿富汗問題等重要事務上與俄方必不可少的合作。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俄羅斯項目主任安德魯·庫欽斯說:“我們面臨困難的選擇,懲罰俄羅斯實際上會懲罰我們自己。”
  美方高級官員先前放話,奧巴馬將考慮缺席定於6月在俄羅斯索契召開的八國集團首腦會議,拒絕俄方關於深化兩國貿易和商業關係的談判建議。
  奧巴馬曾經打過改變出訪行程這張牌,希望可以在外交上讓普京尷尬。去年夏天,由於不滿俄方庇護美國“棱鏡”秘密監控項目曝光者愛德華·斯諾登,奧巴馬取消原定9月初美俄雙邊首腦會晤,但依舊出席隨後舉行的二十國集團聖彼得堡峰會。
  2012年5月八國集團峰會在美國戴維營舉行前,普京以忙於組閣為由改派總理德米特裡·梅德韋傑夫出席;作為報複,奧巴馬以競選連任為由,缺席同年9月在俄羅斯符拉迪沃斯托克召開的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至於經濟製裁,剛剛卸任的原美國駐俄大使邁克爾·麥克福爾認為,現在考慮為時尚早,需要細緻觀察俄羅斯在烏克蘭克裡米亞自治共和國的行動後再選擇時機。
  歐洲國家官員對俄方舉動同樣表達關切,但沒有具體提出阻止或懲罰俄羅斯的措施。路透社說,歐盟忙於處理內部問題,似乎既不願意完全擁抱身陷困境的烏克蘭,也不願意承受與最大貿易伙伴之一俄羅斯對抗的經濟風險。
  “形象牌”
  一些現任和前任美國政府官員說,美國及其歐洲盟友儘管不大可能動用軍事力量回應,但依舊可以通過向俄方施加壓力表明,如果繼續現在的行動方向,將招致許多損失,比如因成功舉辦索契冬奧會而得分的國家形象。
  麥克福爾說,為了讓不久前閉幕的索契冬奧會展現“新俄羅斯”,普京投入了巨資,他必須認識到,如果烏克蘭真的發生軍事衝突,他所希望的借助冬奧會營造的一切都會被“一掃而光”。
  不過,與國家形象相比,俄黑海艦隊駐地塞瓦斯托波爾港以及克裡米亞的戰略地位、烏克蘭之於俄羅斯國家利益的重要性,孰輕孰重,可能的軍事行動如何把握分寸,普京和俄羅斯決策層心裡自然有數。
  現階段,美國與俄羅斯保持高層接觸,奧巴馬與普京、國務卿克裡與俄外長謝爾蓋·拉夫羅夫、美國防部長查克·哈格爾與俄防長謝爾蓋·紹伊古通過電話。
  不過,在這個關頭,美國在莫斯科沒有大使,多少是個問題。麥克福爾2月底卸任一事幾個月前就已經定下來,但奧巴馬的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蘇珊·賴斯和國務院最近才確定他的繼任者。圈內人士猜測,美國新駐俄大使將從約翰·特夫特、史蒂夫·皮弗和卡洛斯·帕斯誇爾這3名前駐烏克蘭大使中產生。 新華社  (原標題:美歐反制俄羅斯選項有限)
創作者介紹

胡杏兒

iz39izyhq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